彭麗媛爲演好白毛女 卡帶聽到壞

不只喝酒海鲜会引痛风 这饮品也会 专家曝减痛方式

2006年10月5日,彭麗媛在香港中秋晚會上演唱。(新華社)

影》男子不满取缔持刀将警砍成骨折 警围捕开枪制伏惊险画面曝光

彭麗媛(左)飾演的喜兒。(取自音樂人民微信公衆號)

《美股扫瞄》两会+1数据 美股创6月来新低

1951年上映的《白毛女》電影海報。(取自騰訊)

2015年彭麗媛擔任新版《白毛女》藝術指導,由雷佳(見圖)飾演喜兒,在延安首演。(新華社)

相關大事記

民众吐血 外交部还不换血

歌劇《白毛女》小檔案

全球華人圈熟悉的大陸民族歌劇《白毛女》,堪稱爲中國歌劇史上的「里程碑」之一,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夫人彭麗媛,曾是第三代「喜兒」(《白毛女》的女主角);近日彭麗媛發表《我和喜兒》一文,描述她與「喜兒」一角結緣的過程,並曾爲揣摩角色、琢磨唱腔,把演出錄音帶聽過百遍,「直聽到磁帶破損爲止」。

日前推出的中國音樂家協會機關刊物《人民音樂》4月號,刊登中國文聯副主席、中國音樂學院博士生導師彭麗媛教授撰寫的《我和喜兒》一文。1985年慶祝抗戰勝利40週年暨《白毛女》首演40週年,《白毛女》於北京天橋劇場登場,彭麗媛成爲第三代「喜兒」,並因此榮膺大陸戲劇最高榮譽「梅花獎」。

92岁媒体大亨准备第5次结婚 新娘年纪被起底全网不敢相信

「感恩中國歌劇舞劇院和老一輩藝術家讓我與喜兒結緣,在我初出茅廬之際(1985年7月還不滿23歲)就擔任了這部歷史經典劇作的主角,這是何等的機緣和幸運。」自幼住在山東省鄆城縣影劇院家屬院內,彭麗媛打從小女孩時就跟「喜兒」結了緣,第一次看《白毛女》才5、6歲,由她母親李秀英主演的山東梆子移植版。

歌舞基因 歸功家族

彭麗媛寫道,當時讓她印象最深的是白毛仙姑那一場,看到惡霸地主黃世仁前來供奉,「我母親從兩米高的供臺上,一個跟斗翻下來,追趕黃世仁,臺下幼小的我被嚇得哇哇大哭起來。」整場兩個小時的演出,劇情跌宕起伏,情感大起大落,也讓彭麗媛留下深刻印象。

「連自己也沒想到,冥冥之中,母親的藝術實踐,竟與我的未來之路交織得如此之深。」彭麗媛驀然回首,日後她成爲舞臺上的第三代「喜兒」,除師徒傳承、學堂傳承外,亦應歸功於「家族傳承」。

在彭麗媛眼中,「喜兒」爲舊中國千千萬萬個受苦受難百姓中的一個,是滄海一粟,又是代表人物。登臺主演《白毛女》時,爲求塑造人物彰顯出時代特徵,她把「喜兒」的形象分成「少女、純真」、「絕望、求生」及「復仇的剛烈與希望中成長」3個階段,「我的表情就是喜兒的表情,我的聲音就是白毛女的聲音。」

郭蘭英版本 反覆聆聽

曝美学者赞侯「充满亮点」 朱立伦喊非常成功:团结力量回来了

當時彭麗媛對照曲譜,反覆聆聽由第二代「喜兒」郭蘭英擔綱,1980年代《白毛女》的演出錄音。她對每首唱段,特別是重點、精彩及難度大的唱段,如開場的《北風吹》、《哭爹爹》,第三幕《刀殺我斧砍我》、《逃跑》,以及下半場《恨是高山仇是海》,更是反覆聽、反覆唱,「十遍、三十遍、八十遍、一百遍,直聽到磁帶破損爲止。」

值得一提的是,1942年中共領導人毛澤東的一席「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」,催生出1945年在延安首演的歌劇《白毛女》,頌揚「舊社會把人變成鬼,新社會把鬼變成人」;2014年10月習近平發表「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」後,2015年適逢《白毛女》首演70週年,由「第一夫人」彭麗媛擔任藝術指導、大陸文化部復排的新版《白毛女》,同樣也在延安首演、展開巡演。

杜苏芮台风逼近 SOGO高雄店27日停止营业

無字天書 小說

新聞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