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論親美疑美 都是臺灣優先

名门独爱暖妻

(圖/美聯社)

臺灣對美國的印象,一直是正向的。好的臺美關係是我們生存發展的重要支撐,也是處理海峽兩岸對局的重要槓桿。美國軍機進入我防空識別區,或軍艦航經臺灣海峽,臺灣民衆都不會認爲有安全威脅。

美國是國際強權,當各國皆將「維護及擴大本國的國家利益」視爲當然,對弱勢國家而言,美國的「當然」就很容易成爲「強加於人」或「以力服人」的霸權。又因爲美國擔負民主自由世界秩序的維護者,以及爲大部分海洋、航天等全球公域提供安全守護,故亦有人稱其爲「善霸」。

美國自己的學者與研究機構所做的研究,多認知美國在全球的喜好度調查結果,尤其是在第三世界國家,其實並不好看。即使美國盟邦,亦有相當的「反美情緒」(anti-American sentiment)存在,而有美國基地駐軍的盟國更是濃烈。相較於美國的許多軍事同盟,臺灣根本連反美都算不上。

各國自身與他國的國家利益,即使不衝突,也不可能相同。就算是鐵桿兄弟,如英美同盟、美日同盟,彼此國家利益也不可能百分之百一致。換言之,真正的友邦盟國應當明白彼此仍有利害衝突,適度懷疑對方政策動機,乃是正常,而非罪惡,亦無害與雙方更多的共同戰略利益。

對盟邦之所以生「疑」,實出於對本國的忠誠,以及不讓自身利益受損的考量。華府擔心臺灣不能捍衛其利益,因而美國不可能完全沒有「疑臺」;相對的,臺北擔心美國政策不能保障臺灣全面的利益,因此臺灣的「疑美」就不可能完全不存在。

我的表弟很幼稚
重生麻辣小軍嫂 果子姑娘

美媒披露 大陆可望今夏试点松绑疫控

盟國之間的相處之道,應該是認清彼此國家利益一定會有所差異,但是願意本於相互尊重體諒,縮小利害衝突面,透過善意的溝通來強化互信基礎,才能逐步「釋疑」,將雙方重疊的利益儘量極大化,纔是正解。

摸着良心說,臺灣人民基本上都不反美,而所謂「疑美」也有百分比的變化。美國對臺政策越能增進臺灣的「尊嚴、安全、繁榮」,疑美的比重就越低。倘美國在與中國大陸的強權爭霸過程中所採取的手段,會讓臺灣的經濟發展受到制約,臺海的安全穩定係數降低,就容易使臺灣人民內心深處感覺被當作「棋子」,甚至「棄子」,疑美的比例自然就會升高。

臺灣人民親近依賴美國,或是擔心懷疑美國,其實都是爲了臺灣自己的利益着想,都是出於愛國家的基本認知,以及保護自己身家利益的自然反射,既沒有對錯,也無關忠奸。所以我們要清楚地講:臺灣其實沒有親美或疑美的問題,歸根結柢都是追求「臺灣優先」的心理願望與政策選擇。(作者爲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副教授、中華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)

CINDY CHAO四登伦敦艺博会

停止恶斗 抢救台湾「缺人」危机

新聞新聞